成功是一種毒藥,錢是它的藥引

                  2016/10/26 22:48:24 人評論 次瀏覽 分類:文化長廊  文章地址:http://www.ducepos.com/community/1106.html

                  金錢

                  僅僅在30年前,你仍對這一切深信不疑:物價不會隨便上升;塞車永不會在你的城市發生;單位可以終老;熟人存款絕對和你差不多;蜂皇漿足以補身;一輛自行車就夠了;有工作就自然有老婆和房子;你熱愛的作家絕不會寫低俗作品;沒上大學不代表沒有競爭力;每月給父母錢是一種義務;讓中國超過美國比個人幸福更重要……你的幸福感建立在社會貢獻度上,你是時代建設的一顆釘子,你沒有想過攀比。

                  僅僅在30年后,世界就顛倒了個個兒:忽上忽下的豬肉價格代表了跌宕的CPI,20元一斤;你因不敢相信國產奶粉而選擇外國奶粉,要210元一罐;剛逃離堵車現場又要面對高速收費,需120元一程;修電器的人不再是鄰居而是物管公司,交200元一月;你一邊失眠一邊辦健身中心年卡,付3500元一年;你一邊對同事態度冷漠一邊參加搭訕培訓班,給800元一課……你的幸福感建立在每月的收支賬單上,你只為自己而活,你的人生發動機是你沒完沒了的欲望。

                  無法否認,金錢已經開始主宰你的自由,變成了你生活的國王。


                  明里暗里,金錢主導了一切社會權力關系。
  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錢的中國的拐點
                  早在1023年的中國成都,世界最早使用的紙幣“交子”就誕生了。從“凈眾寺”誕生的中國紙幣,卻多年未洗滌過眾人的內心?!豆茏印酚醒裕骸笆哭r工商四民者,國之石民也?!笔繛槭?,商居末?!皺嗔Α焙汀敖疱X”不同步。

                  隨著中國的開放,西方的金錢邏輯亦來到中國。理想主義的偶像遠去,取而代之的是“睡覺睡到自然醒,數錢數到手抽筋”的有閑階級。今天,韓國《韓經商業周刊》這樣描述“中國式金錢觀”:喜歡錢、能賺錢、愛攢錢。德國《世界報》引用了德國杜伊斯堡大學東亞研究所馬庫斯陶貝教授的話:“中國的實利主義氣息異常濃厚,事業與成就首先是以金錢衡量?!?/span>

                  中國人的時間(生命)是可以用金錢來衡量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贏者通吃的時代,錢成為了最近30年中國人思想與生活轉變的一個拐點。整個社會對金錢的集體向往,催生了中國中產階級成功與失敗交織的圖譜——他們有學歷、有房、有車、有家庭,手持多只具有成長性的股票,卻沒有私人生活的情趣。羅伯特·索洛在《資本主義的今天》里寫過,人們抱怨工作的冷淡無趣和非人性化,成就感和滿足感蕩然無存。同理,中國的中產們一邊分期付款支付所擁有的一切,一邊抱怨缺乏幸福感、價值觀崩潰。

                  姓錢的中國人總喜歡給孩子起個與錢抗衡的名字,諸如錢鍾書、錢學森,避免鉆到錢眼里的俗氣。中國人一直生活在關于錢的各種矛盾之中:愛錢,又怕有錢;不承認錢是生活的全部,但生活的一切都不得不圍繞著錢;不承認錢是人生的唯一價值,但回首往事,除卻為錢奔波的奮斗經歷,其他一切都乏善可陳——我們甚至無法說清,是失去了多元的生活選擇,才退一步去追求金錢;還是因為追求金錢,才導致了生活的淪喪。

                  中國人生活的一切不得不圍著錢轉。

                  錢無罪,人有病


                  億萬富豪李春平寫過暢銷書《懺悔無門》,說的是財富的傳奇。他在得到財富后,想把曾經的愛情、親情贖回來,“然而歲月不可以召回,青春不可以抵押,感情不可以救贖”,終是懺悔無門。

                  “這個世界將要失去某樣東西時,這樣的東西價格必須上漲?!薄冻壗疱X》里的“大人物”溫菲爾德如是說過。在物欲旺盛的這個時代,純愛、友情、夢想與信仰早就物以稀為貴,與你內心的距離越來越遠,與錢的距離越來越近。

                  德國多特蒙德的海德瑪麗女士曾做過一個脫離金錢世界的試驗。這位50多歲的教師及心理治療師在6年時間里,只和別人進行勞動與實物交換。她給文化中心做飯,只為使用電腦;她給孩子補習德語,報酬是一頓晚飯;她幫別人照顧小貓,以換來一張車票。結果,社會人士給了既不交稅也不上繳社會福利的她一個負面的評價:“社會的寄生蟲”。市政府更持否定態度,因為沒有稅收的任何“貿易”,對城鎮而言都是災難。

                  炫富的女人

                  金錢至上時代的生活常態之一。

                  這就是商業社會的邏輯,它造就的一個金錢為尊的“非環境”。金錢成為成功學標準背后,是這個社會的集體無力感與失敗感——在信息爆炸的社會,我們習慣懷疑多于信任;在資源緊缺的城市,我們習慣生存先于夢想;在商業時代,我們習慣以利益得失作為行事標準;在全球化時代,我們盲目相信西方的進步,卻忽略了高速發展帶來的文化斷裂;在多元的文化世代,我們反而找不到共有的追求與夢想,金錢成了唯一的大范圍目標符號。

                  英國首席法官培根寫有《論金錢》,卻因受賄被囚于倫敦塔。傳說培根出獄后燒掉了原作,想重寫《論財富》,卻支氣管炎復發而死。有考據癖認為他早已發現金錢的陰謀:“即在你獲得金錢的過程中,如果感到緊張或屈辱,在獲得金錢之后,就不要指望會生活得怡然自得,因為在緊張或屈辱中得到的金錢,用起來會更加不安和心酸?!?/span>

                  成功是一種毒藥,錢是它的藥引。如果金錢到最后,沒有給中國有錢的人帶來幸福,卻讓中國沒錢的人不斷抱怨,我們又該如何填補這30年觀念驟變所帶來的心理落差、道德錯位與文化斷裂?
                  文章來自網絡,文/黃俊杰

                  相關儀表推薦

                  共有訪客發表了評論 網友評論

                    客戶姓名:
                  郵箱或QQ:
                  驗證碼: 看不清楚?
                  秒速牛牛精准计划群